青青久久草

丝瓜视频在线观看免费版

  丝瓜视频在线观看免费版没一会儿,葛万青就把所有的姓刘的墓碑的清单都列给了朔月,朔月扫了一眼,马上就确定了:“找到了,就是这个方位。”

   小朔夜把小脑袋凑过来,看了一眼朔月的手机,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刘姓墓碑的坐标,于是他疑惑地问道:“姐姐,你怎么看出来的?你不是不知道我们祖宗的名字叫什么吗?”

   朔月指着一个坐标和小朔夜说:“你看,取名这么任性的,肯定是我们的老祖宗啊!”

   小朔夜一看,只见朔月指的是:

   【刘氏祖宗坟群,(77,77)】

   “坟群?”小朔夜讶异(⊙ o ⊙)!

   朔月叹气:“中国人的传统就是死者为大,所以做晚辈的怎么会舍得让祖宗委屈?但是一看这个坐标,就知道是好多个人都占同一个坑位……哦不,是叫做坟位,我想估计也就只有我们老刘家会这么任性了,反正我们家的优良传统不就是‘人死了,肉体也就没用了’吗?以老头铁公鸡一毛不拔的个性,肯定是觉得一人一个坑位太烧钱了,索性把所有人都烧了,全都放到一个坑位里面,供后世子孙瞻仰。”

   小朔夜:“哦!”

   “走吧。”朔月站起来,牵起小朔夜的手,朝坐标(77,77)走去。

   ——

   刘氏祖宗坟群(77,77)。

   山上雾还是很大的,所以朔月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检查地上的坐标,免得自己走错方向。

   调皮妹妹玲珑曲线身材青春活力照

   就快要走进这个坐标的时候,看到一个闪光点。

   “姐姐,光头!”小朔夜拉拉朔月的手,说。

   这时候距离(77,77)已经很近了,而且朔月根据坐标方位,几乎可以肯定那就是自家坟群的方向,可是有了之前拍错光头的先例,以至于朔月不敢再乱来了。

   “不,冷静点儿,刚刚的那个光头大叔不是已经说了吗?我们要善待光头,不能再冲动。不……也许这个光头并不是我们要找的光头呢?”朔月努力地维持着内心的冷静,说。

   小朔夜低头看了看脚下的路标,然后抬头对朔月说道:“姐姐,不会错的,(77.77)就是那个位置了,现在那颗光头在反光,肯定就是老爸了。”

   “就算是,我们也要对光头好一点。”朔月闭上眼,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暴脾气,脑海里面一直回想着之前的那位光头大叔叮嘱过自己的话。

   一定要让这个世界对光头多一点善意……

   “姐姐,如果你不过去找老爸,那我就去了!”说完,小朔夜就甩开了朔月的手,迈着小短腿朝那个闪光点奔去!

   朔月愣了一下,这才回过神来:“诶!不行!这种事情,我怎么可以让你抢先呢?”

   说完,她也迈开自己的大长腿,奋力地朝那个闪光点奔去,很快就超过了小短腿,在越过小短腿的时候,朔月回头叮嘱了他一句:“不准飞哟,飞就是作弊。”

   撂下这句话,朔月很快就跑得没了影子。小朔夜又气又急,但是他有什么办法呢,只好继续吃力地迈着自己的小短腿,跟上。

   朔月朝(77,77)冲了过去。

   好亮的一颗光头!

   最重要的是,还背着自己最眼熟不过的行囊背包——那可不就是无名的出门装吗?

   你敢说,这还不是无名?

   (╰皿╯)#

   “这次绝对是你了!死光头!”朔月冲上去,狠狠地掐住光头的脖子。

   然后……

   “咳咳!女侠饶命!我已经很久没有登场了,你犯不着我一出场就弄死我吧?(TAT)”被掐的司空镜说。

   朔月吓了一跳,赶紧松开他,然后又看看司空镜的光头,好震惊,果然,光头是检验一个人是不是真帅哥的标准吗?

   “司空镜?!怎么会是你?!你好端端地,为什么要剃光头?!”朔月无法接受司空镜的这个新造型啊,她相信,别说是自己了,就算是读者,也不可能接受司空镜这个新造型的!

   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!

   然而,司空镜却咧嘴一笑,比心说道:“夏天不是快到了吗?所以我就想换一个清爽一点的造型。”

   轰隆隆!

   这明明是一个很雷人的造型,好不好?

   朔月嘴角抽抽,无奈地说道:“其实我刚刚以为你是我老爹,所以我才会那样对你的,谁让你换了一个‘清爽’的造型?还拿了我老爹的背包……咦?你怎么会背着我老爹的背包?”

   这时候,站在司空镜旁边的长发及腰的美女转过头来,对朔月比了一个剪刀手,黑溜溜的长发之下,传出了一个朔月最熟悉不过的声音:“宝贝儿,这么久没见面,你是不是想念老爹了?么么哒!”

   噗!

   朔月瞬间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!

   去年离家的时候,这还是一颗会反光的卤蛋头,现在……竟然长发及腰,那一头飘逸的长发,看起来就像是刚做完代言洗发水广告的!

   这一下,朔月想吐血。

   这妖娆的长发!

   还不如剃光头!

   “你为什么要留长发?!”朔月凌乱地吼!

   无名眨眨眼,留了长发后整个人的气质似乎都变得妖娆许多呢,幸好无名没有留长胡子,不然……

   朔月不敢想象那美丽的画面!

   无名也比心说道:“这一年里我一直都在努力挖坟,所以就给忘记了梳理头发,等我从地底下出来之后,我头发就这么长了呢~!我有点儿怀念长发,所以就没有舍得剪。”

   “怀念个毛啊!”朔月囧!

   无名继续比心:“在无间地狱的那15年里,我的头发可是掉到地上还绕几圈的呢~!现在就这点长度,不过也没关系啦,这种长发飘飘的感觉,其实还是和你舒服的。”

   “舒服你个毛……”朔月记得无名刚从无间地狱出来的时候,那头发15年没洗,脏得根本就不算是头发好么?

   再说了,无间地狱那15年里,到底有什么好怀念的呢!

   对她来说,那可是父母双双失联的15年啊!

   “对了,老爹你怎么会和镜子在一起呢?”朔月这时候才想起来,这两个人怎么会处到一块儿去了呢?